夜空Sonntag

————咸鱼介绍——————

☆圈名源、顾喻卿。
围脖:源_days
咸鱼写手.
有cp洁癖,不严重。
吃bg比吃bl多一点
少女心严重。

{季更注意!!}

(太敦)温度升高的房间

啊啊啊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其实我在写这个的时候也在发烧呢……虽然只有37°多一点……脑子里面和敦一样乱糟糟的,如果阅读不适真的十分抱歉!!
●发烧梗
●里面才没有什么喂药梗!
●结尾轻微黑化注意!
●↑占有欲超强的哒宰注意!
●十分十分十分一点点点点的敦镜
●祝食用愉快!
不愉快的话……有什么可以做补偿的嘛……

☆*☆*☆*☆*☆*☆*☆*☆*☆

晨光就这么趁着未及掩上的窗帘悄然飘进屋内安静的一切只被一声电话打破
但是躺在穿上的人——中岛敦;一位美梦被打搅到了的少年却迟迟未有动静,并非是因为被这甜蜜的梦所趋使——
从颈部到腰身酸疼无比头部更是疼痛的快要无法思考,无论怎样再次的翻身异样的感受也没有办法消散。胃里一阵翻腾,想说出的话语全部堵塞在喉咙里面,只能喘着气汗流浃背。

另一边身为一名早睡早起(虽然平时大家都在干活的时候他也在睡觉)的典范。太宰治心情愉悦的飞快按动手机按键给自己的“新”部下打去一个美好的清晨问候。
无人接听的忙音持续了许久“十分抱歉,您拨打的电话……”电话里面的声音还未说完太宰就有些郁闷的挂掉了。
“啊……敦君在偷懒么?”
那么……这位自称上司的男人装作无奈的摆了摆手准备履行一下“监护人”的职责,去叫醒某位贪睡的小猫咪

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眼皮沉到不想睁开,啊,就算是不醒也没关系吧……啊嘞我活着吗?沉重的呼吸着 脑袋里面一团乱不知道要怎么办,废柴的才能好像以这个为契机一下子喷涌出来了。
“敦君!!~起床了哦!”
门外的人是谁?脑子顿顿的不知道该往什么思路靠,对方似乎心情十分愉悦似的挑起了尾音。

看着门里迟迟未做出回应,终于下定决心私闯民宅一样按下门把。
屋子的主人依旧躺在床上,太宰蹑手蹑脚的走近敦,准备坏心眼的扯住后者的脸……
指尖传来了惊人的温度,这股热度使太宰治微微一征。
手指滑落到脖颈处,快速的心跳……滚烫的体温。
“发烧了么..”
床上的人的咳嗽声像是刚刚好应证了这一点。
中岛敦这时候喘着粗气突然感觉到了一丝微凉,是某人的手吧,有些贪恋似得蹭了蹭骨节分明的手指呼吸变得平静起来。

能感到现在温度还在升高,唯一的一丝凉意让他微微睡去,好像又是很长的一段沉默。
“敦君。吃药吧”
黑暗中传来的声音让中岛敦清醒了不少但睡意朦胧体内的病菌让大脑无法运转胃在翻腾。象征似的摇了摇头。
太宰治皱眉,装作一脸为难的样子。

唇齿突然间被撬开像是溺毙一般被灌输着苦涩的药水,偶尔发出“啾”一样的声音,自己的后脑被扶住一次又一次加深这个吻。
“咳咳咳..咳”
完全不知道现在什么情况,一团混乱只是尽力的咳嗽和喘气,即使新鲜的气体再次冲进肺里。
“敦君,没事吧?”
根本连坐都坐不稳,光是回忆起刚刚发生了什么都无能为力。
“镜花…………?”
脱口而出的名字,连思考都未有犹豫。
微笑扶着自己的人顿了一下。

“镜花酱会这么做吗?”说话的人都感情完全体会不出来只是淡淡的,锁骨处传来密密麻麻的疼痛,像是电流一样传遍全身。
“镜花酱会这样做吗?”一下子自己的手腕被大力抓住,按在床上的一瞬间发出“彭”的闷响。相比自己体温一样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耳廓。

“敦君的话,希望是镜花酱陪在身边吗?”

评论(14)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