渊源相报

打字选手

【夏露】就抱一下

cp夏露
当俩人喝了假酒吧(…)


露西对于这个场景一无所知,她甚至有点害怕接下来的发展。她指尖微微发抖,反而捏紧了手中读到一半的纸页。
纳兹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露西看了差不多有二十分钟了,亮金色的眼瞳和樱发挺配的,露西不着边的想。
可是问题不在这里,再这样下去可能身体就要穿出一个大窟窿来。星灵魔导士犹犹豫豫的准备开口说些什么,纳兹先一步做出了行动。他单纯就把手递出去,骨节伸展开来甚至还有微不可闻的咯噔音,掌心就这么摊开在双方面前面朝着她,又不说话。
鬼使神差的,露西把手就搭了上去。这确实不是她的什么真实想法,只是突然的脑袋短路或者别的什么东西。
“露西像是小狗一样呢”
也不出所料,下一秒,大名鼎鼎的灭龙魔导士就被自家人痛揍了一拳。
可手是收不回去的,这个神奇的情节还在上演丝毫没有要倒带重演的意思。纳兹把手拢起来握住露西想要抽回去的指尖,他的表情没有挽留的意思,连嘴角都没扬一下。
动物大部分是行动派吧。
他不太想松开,这叫做兽类的欲望,落入手中的东西说什么也不能再次交还回去。他也确实有在发力,力度大到露西已经有点吃痛叫出声的地步。
“纳兹你怎么了”
“有点奇怪……”
纳兹的力度总是在不知名的时候放轻,让人有一种能逃脱的错觉。他本意是不想弄疼她的,但是即便真的这种不幸发生了,这个神经有点大条的龙,也完全没有什么愧疚感。
惊讶倒是有。
露西的手,有这么一点吗。纳兹近乎绞尽脑汁,在不知道都装着些什么的脑袋里尽力搜刮 平时的露西,写作时候的露西,睡觉时候的露西,战斗时候的露西,笑着的露西,哭着的露西。最后一个不太妙,回忆起来的不好的事情让他自己也能变得烦躁而不安。
她肩膀微微颤抖透过破破烂烂的星灵服中臂膀划出单薄的曲线,小小的手,眼泪却能从指尖就这么滑落。对方的指尖冰到了自己不敢相信的程度,可能是自己比常人的体温高了那么一点,又或者,高了很多很多。
她真的只是个【女孩子】。纳兹这么胡思乱想,可是这句话是说不出来的。


“露西是个爱哭鬼啊”


这样的评价却脱口而出。
大小姐当然很想反驳,现在的她已经有点摸不着头脑,其次还对对方的胡言乱语表示奇怪又不满。
当自己的手真正脱离后者的束缚,下一个遭殃的是手腕乃至整个自己都落入陷阱。
柔软被子的感触还算不赖,毕竟自己的床铺说不出什么坏话。露西对于面前的人倒是有千言万语可以抱怨。
上一次用极近距离观察这个樱发少年是什么时候来着。露西脑袋里面只有这一个问题了,

而纳兹却在考虑另一些什么东西,女孩子这个词语在脑中挥之不去。此时此刻比较的东西就更不一样了,刚刚还是单纯的手掌的大小,现在虽然难以启齿,这个姿势两人面对面躺在床上真是不是什么好状况。这张床对于他来说小过头了,纳兹微微弯腰就已经占满了床铺。露西也是蜷着身子的(这一点好像是纳兹的错),可是同样躺在床上就凸显出来了所谓【男】的体格优势。
手臂,脑袋,肩膀都不是纳兹熟悉的样子。纳兹应该是抱过她的,具体的时候他不太记得,他把拥抱都归结于露西哭哭唧唧的样子。埋在他胸口放声大哭,那个时候应该就能体会到,他之所以能腾出一只手臂轻抚少女的软发,也是因为露西真是个小个子啊。火龙在心里仔仔细细的咀嚼这句话。
火系的灭龙魔导士对于【女孩子】这几个字还有点生疏,可能他已经隐隐约约的有所体会,艾露莎也是女孩子,温蒂同样。但是当遇到肩膀颤抖委屈的缩成一团的女孩子时,他竟然只揽过了露西。又一次,火龙把这个原因推向了爱哭鬼这个选项。
不停下来不行啊,露西哭起来真的很麻烦,一直都在笑突然哭什么的丑毙了。
可是现在明明没有,没有哭声,没有哽咽。露西的脑袋里面还是一片空白顺便好奇纳兹今天究竟哪根筋不太对时。自己竟然被人像是抱什么小动物一样圈进怀里。
露西的味道铺天盖地的卷来飘散在空气中,比其他的什么都要明显,火龙很久没有如此明显的嗅到让人如此安心的气息。
“露西喷什么奇奇怪怪的香水了吗”纳兹的声音低沉的要命,从喉咙深处嗡嗡发出。
“什……香波的味道吧,刚刚洗过澡啊。”
露西干脆放弃挣扎,脸上的温度从耳根一直漫到脖颈。心跳的撞击在空荡荡的房间里面被扩大无数倍。
“好香的味道………”
“哎——?”
动物的嗅觉本来就比常人敏锐几十倍,火龙吸吸鼻子试图再找到一点点让人平静的露西的味道。
露西被封住了臂膀,对方的手臂搂来自己的温度好还依旧,她是完全敌不过纳兹的力度的。以至于现在腰身也被捉住,紧贴对方胸口就已经是最大的忍耐限度。纳兹的下颚抵在少女头顶,就像是自己的东西一样抱住了再也不会松手。
火龙是搞不清楚很久之前就已经开始萌发的情感的,只能像是小孩子一样的任性方法还宣告自己也不知道的什么东西。

“喜欢露西”他说
“??”
“像烤肉一样喜欢吧”

之后就被痛揍了

之后还干了个爽(怎么可能

 
 

tbc.
 

他俩太可爱,亲亲都亲了,就抱抱吧……

评论(1)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