渊源相报

————咸鱼介绍——————


原ID夜空Sonntag
洗心革面
围脖:源_days
咸鱼写手.
少女心严重。

人生理想大概是让自己满意自己笔下的人物
{季更注意!!}
注: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华武】遇见缘

摸个段子。
华山x武当
我明明是武当派,叛变了叛变了。
 
 
 
 

华山冰雪三尺,天寒地冻。
冻的武当直掉血那种。
四周并无一人,饮下碗胡辣汤这冰冷刺骨的感觉还是未见有半分减少。
华山子弟半倚在古塔上,那儿积雪已经化了三分,倒也算得上是个休憩的好去处——当然,是在被赶出来迎接武当道士,走到半路却起了闲心,想撒手不管时。
他觉得自己隐隐约约在哪见过这道士,
 
 
 
那年也确是一个冷到发指的日子,武当还是个小道士,随师兄们上山。
这个山倒不是自家庙宇,而是别人家的地盘。
师兄们在这冷得连个乞丐都没有的地方,个顶个的神气活现。
他颠簸不稳的跟着师兄们,时不时抬眼望望头顶上的血条,嗖嗖的往下落,不及小半会就没了一大块。
师兄确也顾不及他,他一个人慢慢悠悠跟在后面一个踉跄差点摔倒。想着也没自己什么事情,就在这个冰雪纷飞的地方四处乱窜。
拨开个草丛就趁着缝隙钻了进去,却没料得这草丛中还“埋伏”着一个。
“你是……唔”
小道士提高音量还没问完就被手捂住了唇。他其实也认得,面前这人和自己年龄相仿,不是武当的人,大概就是华山新收的弟子。
这冷得掉血的地方也没有别的什么人了。
“嘘,师兄逼我练剑我给逃了,在这可不能被他们发现了。”
华山坐在积雪还未化开的树叶丛中,盘腿打量着面前的不速之客。
“你哪的?”
“武当,师兄说我们是来讨债的”
“这我知道,我师兄也说,你们武当除了钱没别的了”
“我还听说我们的二师兄已经名闻江湖了”
“对,进了点香阁能不出名吗”
“……”
小道士在心里边默默跺了跺脚,下次道长再问为什么武当晚上没有弟子了,自己也不帮师兄们隐瞒是去集体修炼了,其实就是去点香阁了吧。
“你很冷吗?”
华山弟子突然问了一句把他的魂唤了回来。其实俩人都是大差不离,耳垂脸颊鼻尖冻得通红,武当抽抽鼻子点点头,自己刚还饮了一杯胡辣汤,现在也不怎么好使了。
“你过来点”
华山勾勾手指示意了一下眼前的人靠近。小道士不明所以然的往前挪了挪屁股
“再过来点,我又不害你”
现在两人真正的面对面,华山张开小手臂挑眉示意武当再靠近。小道士挺听话,倒也好奇他要干什么。
华山把武当整个拥在怀里,不过华山他坐在树叶丛中所以高上小道士一截而已。小道士被搂懵了,手不知道放哪,最后乱摆了几次就抱过华山的腰。
俩小人一上一下,倒确没暖和多少,武当的脸颊咯着华山胸前在他看来有点廉价的硬恺。在这极寒的天气里面唯一还有那么点热度的就是双方的吐息。
华山抱着武当,皂角的香气弥漫鼻腔,比他见过的大多数气味都好闻得多的多。
两人不知为何也不想分开,纵使毫无意义也就这么抱了近一刻。
直到小道士听见师兄喊他名字,才急急忙忙推开华山头也不回就钻出了草丛。
  
  
 
华山站在高塔边缘纵身一跃又稳稳落地,把正在上山的武当稍吓一跳。
惊讶的表情转瞬即逝又恢复到平时波澜不惊的样子,随即他就打算开始质问此行的目的。哪料得这鬼天气真是十足碍着他的事,
“你们华山这么冷,你靠什么取暖啊”
华山弟子轻笑,靠近眼前的人儿就在额角上落下一吻。
“靠你啊”

评论(2)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