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空Sonntag

————咸鱼介绍——————

☆圈名源、顾喻卿。
围脖:源_days
咸鱼写手.
有cp洁癖,不严重。
吃bg比吃bl多一点
少女心严重。

{季更注意!!}

[太敦]花飘落的夕阳

大家好w不知道大家还认不认识我,我在文豪最冷的时候入的圈子,在最火的时候基本上退了呢。不过最近回归啦!
谢谢大家的不离不弃w

●这个文章的梗和来源lof我会放在主页,因为不是原创梗,所以不打tag请自行查看w
微博我放在图片后面w
●太敦
●是甜的!
●如果反响好的话会紧接着发肉!
●祝食用愉快w
☆*☆*☆*☆*☆*☆*☆*☆*☆

当喉咙里有着异样的感觉,猛烈咳嗽之后飘落的赤红色的花瓣。
真是糟糕啊。
中岛敦这么想着,忍住几乎要把喉咙撕裂般的疼痛,抱着膝盖不知所措的想着。和那个人,两情相悦,几乎不可能的事情吧。
他只是自己的前辈,再加上不知道为什么对方擅自自立的上司这个称谓。任何一个都不可能化身成为恋人一般的东西。
面前浮现出那个人的微笑,黑色的发丝随着河边的微风吹动——太宰治,这个人离自己太过于遥远。
用手捂住那刺眼的花瓣,想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似的去侦探社,至少....希望不要在病入膏肓之前让社里面的人担心。
一只手牵着镜花,一边止不住的咳嗽,在对方第三次投过担心的目光时,一言不发的悄悄的把手中还残留着温度的花瓣丢掉。
“敦……有喜欢的人了吗。”
“哎?怎么可能哈哈..”
在咖啡厅里面,镜花捧着牛奶咖啡注视着中岛敦的眼睛,这么问着。
“没有哦,怎么可能有喜欢的人啊”
银发男孩尴尬的笑笑,偏过头不去看对面的少女,也没有注意到对方怀疑和些许失落的表情。

“敦?”一旁的太宰突然从右边探出头看着发呆的中岛敦。后者似乎吓了一跳似的一怔,思考着为什么自己没有发现对方的存在。
“敦....你的眼睛怎么了?”
太宰治一脸惊讶的看着对面人的右眼黯淡无光。
因为上午说谎的惩罚吗。
中岛敦一时说不出话,喉咙里面塞满了像是鲜艳的玫瑰花瓣,但是自己发现可悲的不止是这个吧,肺几乎喘不过气,残喘着想象着自己死去的样子。

再次醒来已经是夕阳十分,名为中岛的男孩吃力的从床上坐起来,一瞬间,什么尖利的东西涌上,剧烈的咳嗽,伴随着肺的收缩。飘落的赤红花瓣。
“还不可以起来哦,小老虎。”
床旁边的木质凳子上面的人转过身,微笑看着有些迷糊的人,但是后者却毫无知觉。
“那个……请问,你是谁?”
这回轮到太宰治一愣,最后还是似笑非笑似的摆出一个表情。
病到这种程度了吗?
自己从来没有想象过自己疼爱的后辈会患上这种病,那么...是哪家幸运的姑娘呢?镜花酱?不能两情相悦就只能等死的麻烦的病症。那么自己,在对方眼里会是怎么样的呢?
“啪”的一声合上手中的书,抬头望着对面的男孩。
“敦....啊,你的名字叫敦哦”
“……”
“你还记不记得,你喜欢的人,叫什么名字,或者,什么样子?”
一瞬间,中岛敦感觉自己空空荡荡的脑中像是有了什么,不止是沾了鲜血的花瓣,不止是莫名觉得可悲的自己,温热的眼泪只从左边的眼眶中划过。
接下来,敦觉得自己的床陷下去了一块,随着床单发出彭的闷响,后脑被狠狠砸在枕头上的微痛。
和对方的亲吻。被席卷的口腔和温热的鼻息,时不时发出“啾”一般的声响,自己像是溺毙一样的喘着气,舔舐着自己的嘴唇,笨拙的接受着对方的袭击。
在厚重的呼吸中,被湮没的,名为“太宰治”的回答,对应的,究竟是哪个问题呢?

——即便忘记了一切,这个带有温度的名字还刻印在脑内。

评论(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