渊源相报

打字选手

【夏露】一个莫名其妙又普通的约定

“露西。”
火龙唤道。他貌似乖巧娴静的坐在星灵魔导士柔软的床铺边缘,天知道为什么他把少女新换过的床单捏的皱成一团。
“?”
露西把手上擦头发的活儿停了下来,俩人面对面看上好一会。她也只能不解的哼哼两声,把抱怨对方对待自己粉红色床单的那种粗暴举动的抱怨咽下。
“露西,会消失吗”
哈比不在,所以这种微妙的气氛在双方间肆意传递。不会,露西试图用和平时大差不离的声调回应。
她最后还是选择摇头。
“他也这么说”
“纳兹觉得我会吗”
“不会”
“那……”
“万一”
“【万一】就不是纳兹了。”露西倒是笑了,她指指沙发和门示意对方要么回家要么归宿只能是沙发。
“我有点奇怪,哈比不在吗”
“不在哦,唔,困。”
露西把自己用软绵的被褥裹起来,在狭小的空间内发出闷闷的声音。
“烦死了,露西,我们来做个约定吧”樱发少年发出近乎狂躁的,与刚才性格截然不同的声音大喊大叫,揉乱自己头发。
“因为不一定能实现,所以叫约定啊”露西从被子里露出毛茸茸的脑袋。她现在没有什么心情去吐槽难受的想在地上打滚的纳兹。
“为什么”
“为什么呢……”
“消极的露西感觉真不好”
“那真是抱歉”
少女气呼呼的鼓鼓腮,果断翻身不去看身后今天晚上就有点不太对劲的人。

如果有的话,纳兹这么想。如果有两个按钮,一个是让露西消失,还有一个是留在这里,妖精的尾巴。他果断会按下第二个,但是这对谁都一样,公会里面的朋友都是一样的,对艾露莎,温蒂,甚至对格雷,他可能也会思索着按下【留下】的按钮。但是问题不在这里,他从来没有这么思考过,他从小就在妖精的尾巴和大家一起,但是从来都没有这样的比喻过,这是理所当然的一件事啊。
为什么露西要离开,他不是很明白,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要给自己一个选择,更不会意识到【留下】的意义不止是公会。

留在这个家里?
这里就是露西的家,露西的味道铺天盖地的卷来,虽然她现在还在对内个一个月几万J的房租发愁。但是这里确实也代表【露西】
那么,为什么呢。

“是纳兹带我来的啊,妖精的尾巴。不会离开的”
露西慢慢悠悠的坐起来叹口气怀疑这个人今天怎么了。
“不是,肯定不是这个”
“那是什么”
“身边”
“?”
“身边没有露西,应该,很麻烦。”
“……”
“我知道了!!”他突然大喊。本来星灵魔导士就已经在对方上一句的所谓半告白中缓不过神来,现在又被突然高分贝的喊声强硬拉回现实世界。
“什……”
现在是被封口了。
这个感觉挺不好过,温润细腻的唇瓣丝毫没有缓解牙齿被小撞一下的疼痛,火龙的温度能够透过这一点点的身体接触明晰的传递过来。要烧起来了,被火焰还是别的什么东西,可能是体温,过高到骇人的体温,还有吐息。纳兹比想象中还要手足无措起来,这个不像他,比起前一秒那种毅然决然的气势,他不得不安下心来——他很久没有安下心来对待对面的人了。这个事件没什么技巧,至少对他俩来说是这样,其实只有短短几秒,几个世纪没有了,就着传递过来的温热。
“这是什么啊?!”
指尖顺着薄唇划到脸颊上面,两部分皮肤几乎是一样滚烫。她好像要喊出声却意外的没有。
“嗯……我也不知道……就……很想这么干”
肇事者现在倒是一脸释然,环臂一副自己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样子。

这是约定,别的什么约定,只不过,双方都不太知道罢了。





tbc.
就是很想写他俩亲亲,又不好意思直接亲亲,纳兹是喜欢露西吧,我突然没有底气了。不知道为什么,算是加点信心。

评论(1)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