渊源相报

打字选手

【夏露】喝醉的女人最大

cp夏露
我个人喜欢纳兹这个名字啊【。】
摸鱼
 
  
  
  

  ○

露西又双叒叕喝醉了。

纳兹靠在旅馆的橱门旁边,被金发少女驱逼至墙角。火龙现在有一种此时此刻咬舌自尽的想法,再见了伊古尼尔,我可能再也见不到你了的冲动。
纳兹如临大敌,摆出对露西专有的战斗姿态顺便时时刻刻准备收好獠牙别伤着她。喝酒有壮胆的作用,对谁都是,现在的露西大小姐已经是胆大包天。就在刚才还软绵绵的撑在地上拥着平时绝对不会有的声音对纳兹喊着“一直在做的那个”

在做什么啊?!

“掐脸”哦,这个确实一直在做。火龙也热衷于这个,夜深人静月黑风高之时,樱发少年悄咪咪爬上大家闺秀的软床手上的墨笔在月光洒下时反射出厄人的光芒。大画家的即兴涂鸦之后,还扯住人家女孩子的脸颊想要欣赏自己的绝世大作。

原来露西你一直都知道啊!

纳兹心里五味杂陈。知道的话第二天早上还能装出来十分惊讶和二十分的愤怒真是辛苦你了,露西。

现在当下,露西也完全没有罢手不干的意思,眼角的目光还越发锋利,鼓鼓腮表示自己极度的不满再打个酒嗝告诉对方自己还是没有清醒的事实。

喝酒的女人最大。

纳兹在心底里默念三遍这个自己很久之前总结过了的道理。颤颤巍巍伸出手捏了一下露西的脸颊,天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小心,明明完全可以用力扯可是到现在,他甚至都感觉自己的手部肌肉完全虚脱进入休眠状态。可能是怕她哭起来没完,这个时候的露西比任何时候都要阴晴不定,大局稳定比较重要。
女孩子的脸颊柔软而有弹性,露西迷迷糊糊的歪头蹭着纳兹因为修行还带有点薄茧的掌心,“呜咪”的声音此起彼伏。

“可以了吗……可以的话我就先走了……”火龙把声音放低,一边哄骗一边朝着门口移动,这个时候的反应力似乎是大小姐更胜一筹。
光滑白净的手臂撑在自己身体两旁,纳兹在她靠近的一瞬间还差点陷入了脑内空白状态。

然后此刻的体位就正式形成了,露西跪坐在纳兹两腿间后者被逼至房间角落动弹不得。
“不许走”
“好好好,不走不走”
他现在是彻底没辙了,干脆放弃了挣扎死目般顺从她的指示就行。尊严?在露西喝酒的那一刻就不存在了。
灭龙魔导士摆出一副你让我干什么都行求求你让我走的表情开始等待发号指令,对手的星灵魔导士绽放出一个甜甜的笑容,像是一个名门贵族小姐应有的礼仪端庄的笑容。
“抱”

好好好,抱就抱,又不会少块肉。纳兹张开双臂绝望的点头示意对方你可以开始表演了,胸口突然的重物让火龙闷哼一声,少女蹭着自己胸口,她胸前两块软肉还抵在自己小腹。

我还是咬舌自尽吧。

妖尾著名魔导师第二次有了轻生的想法。
纳兹伸手拍拍少女的背,让咳嗽的人好上一点。喝酒之后体温能上升的很快,这个温度让火系魔导师都有点招架不住,两人体温升高的骇人。罪魁祸首还抬起头对他微笑,金发微卷衬着露西已经通红的脸颊。
特别好看。

一根筋的龙在心底里琢磨了这四个字三秒,又把它们吞回肚子里。
她还在他胸口肆意作祟,纳兹按住对方乱动的小脑袋试图再次请求缓刑。
“抱过了是不是就可以离开了”
“唔……”
金发少女陷入了酒后不清醒的沉思,慢慢悠悠从纳兹身上爬起来腾出一块地方。
这块地方仿佛就是伊甸园,诺亚方舟。纳兹已经决定已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开溜大吉,最后瞥一眼露西露出一个得意和得救的笑。
后者坐在榻榻米上面晃晃悠悠,意识突然模糊一样就向后仰去——朝着木头桌角。

纳兹事后回忆,自己好像从来没有使出过这个速度。快速的从门口奔到客房中央扶起女孩子的小脑袋让她免于剧烈撞击之痛。
这个房间还是老式的房间,木质饭桌还是四边形有棱有角的。完全没有意识到危险的女孩试图再次坐起来。

为什么这个房间里面没有绳子。
纳兹再一次一把拉回想要站起来的露西,把她圈入怀里。用个棉被把她裹起来她还嫌弃热蹬被子,樱发少年在心底里翻了个白眼。
没有绳子就用手吧,反正什么房间都可以睡觉。
女孩被对方搂住腰身,在他怀里找了个还算舒服的姿势,稳稳睡下。


评论(3)

热度(209)

  1. Natsu渊源相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