渊源相报

打字选手

【许墨】欲情故纵/R18

cp许墨x你

等级r-18

叙事为主开车为辅


时间在女主知道许墨身份后,被迫参与实验

  
  
【一】
“你是谁?”
   
   
  
室内的显示器嗡嗡作响,你认得你正前方的那块儿玻璃,那是一面单向透视镜。
你像个动物,或许还不如。
四面的墙壁变成了柔软的皮革和内陷的海绵,渺白的一切让你不知所措起来。
你知道你是被观赏中的物体,可只能透过光滑透亮的玻璃,看见你自己。
播放器的效果不太妙,沙拉沙拉直响却为这个虚无的环境创造那么一点点生机。

“欢迎回来,Queen”

你一声也忘不了这个声音,即便记忆混乱或许身体支离破碎,这个声波的形状被雕刻在你的大脑皮层,怎么抹去也无可奈何。

“记忆迷宫里面的情景怎么样?”

这是他惯有的声调,平常的语音,只是因为在话筒和电子的传递中变得冗杂。
你和他只隔一面镜子,却看不透整个人生。
他缓缓道来的习惯一成不变,你呆呆的听着,不予任何反应。
你似乎听见了,不太清楚可是真的,你听见了他的叹息。是从内心深处发出来的无可奈何。
“放她出来吧。”
这也是你在不清楚之中听见的话语。

   
   
  
【二】
一次性手术服的质感不怎么样,腋窝锁骨处被粗糙的料子磨出了一层皮。你尽力弯曲身子,逃离这个长久折磨的边缘。
他看出来了,手掌拂过你的发丝,你好像闻到了皂角的气息,意外的能让人安心下来。另手给你递过一个纸袋子,里面可能是一些衣物。
  
“换上吧”
他微笑,这也是他日常的一环,就像是呼吸,是必须要做的事情,也是能让人安心的事情。这个限定,加在了之前的你身上。
  
你的肌肤很久没有触碰到棉质的衣物,100%化学合成的布使你受了好些苦。
你指尖用力,甚至需要深呼吸,观察室的门被打开,狭小的控制室映入眼帘。许墨就坐在其中的一个沙发座椅上,眼底里尽是温柔。
没有不耐烦,没有厌倦,仿佛刚刚你在里面磨磨唧唧换下衣服再一件一件穿上这四十多分钟,只是虚渺的一瞬。
他走近你,握住你的手腕指尖摩挲你因为注射各种药剂而留下的针孔。他眉眼紧促,似乎握得更用力了一点。
他从你另一只手中提过纸袋,里面仅剩的物体因为颠簸而胡乱滚动,碾过纸质物体发出清脆响声。
里面有个黑色的匣子,你换好衣服之后曾经往其中瞥过一眼,不留痕迹。你看了看身上,从头上的绑带到鞋子,仪容上没有一处漏下的地方,就没有去管那个不明所以的小东西。
他指尖轻扣,那个匣子轻而易举就被弹开。
是个皮质的项圈,你微微汗颜,特别小,应该就是女士用的东西。
你明白他的恶趣味,却没料到会到这种程度。
“你在想什么?”
他点点头,声音很轻。许墨似乎知道你脑内一切戏剧。
你的一只手腕被绑上,大小刚刚好遮住几个针孔,刚刚开始有些血流不畅,在他停手后你又开始摆弄,他又折回来再给你松绑一圈。
“我在你心里是这样的人啊”
他手抹过皮革仔仔细细端详着。
你连忙摇头否认。
“好了,这下就是我的了”
束缚的大小刚刚好,内部十分贴心还有一圈绒毛防止咯划。
你看着他的眼睛说不出话来,他一直直视你的眼瞳,最后败下阵来的还是你。你举起手臂正想问问这个的意义却被他先发制人。
“你,知道这是个双面玻璃?”
你又点点头。
“在电影里面不都是这样的吗”
你甚至有些小骄傲,久违的勾起唇角歪头表示他太小看你了。
“那你……”
他反倒欲言又止。许墨以为你接过衣物之后会问一句他会在外面等着吗,或者是她能不能在一个封闭的环境换衣服,他期待类似的对话。
可你拿过衣服头也不回就进了观察室。
透过镜子的透视面,你削弱的身形一览无余。他在墙外微微叹息。
    
下一回,要给她好好上一次自我保护课了。
许墨用铅笔轻点观察表,记上这一条,还是嫌弃不够又打上个圈。
  
  
你指尖在他眼前摇晃将他缓回神来。
“要进行下一场实验了吗?”你提问
“是的。”
  
  
  
【三】

“这就是……?”
“对,下一场实验。”
大型商场内部的冷风开得挺大,你进去的一瞬间打了个寒颤。他右手搂过你被贴身长裙所束缚的腰,把你向他这边拉进一点。
“我们,看起来像情侣吗?”
他故意的,故意无视你惊讶和疑惑的眼神,用提问压过你的疑问,迈着步子往商场内部走去。
挺像的。你心里这么想着,你是下车之后才发现这一点的,你的“项圈”的颜色,是他领带的颜色。
你又一次狠狠痛斥了这个人差劲的恶趣味。虽然你手上的小东西看起来真的很像是做工精巧的手环。可对于可能会被无关路人误会,这一点还是不能让你安心。
你几乎是被拖拽着,不,至少在你心里你是被拖拽着迈入一家家服装店内。
你自认为自控力很强,无论怎么样的诱惑对你来说只是海滩边落潮时的浪花。女人天性是爱购物的,你这么说服自己。
感觉到了久违的轻飘,你脚尖旋转轻点举过一件又一件衣服。许墨在你身后时不时补上一句赞许,或者点头默许。
就好像新婚夫妇的外出。
怎么可能,你突然愣住。你的心里还是隐隐作痛,眼前的许墨他不爱你,这是一个决定性的结论,就好像论文的最后只是陈述事实。他不是以前爱你的许墨。你又觉得可笑,难道他之前,就是爱你的吗。

一切为了queen的觉醒。

他从喉咙深处挤出的声音还索绕在你耳畔,你犹记得他道出时冰凉的面孔,你从未感觉到许墨身边的气场是凛冽刺骨的。
你认为应当是暖春,他的身边包裹着春应有的温度,就像是万物的庇护,其中也包括你。
   
  
你再次回神时,指尖捏住一件深蓝色连衣裙的一角,这个颜色你好像在哪里见到过一眼,是深海的颜色,有些细细密密白色的点缀,所雕刻的似乎是什么不知名的花朵。
又是领带,许墨有这么一条深蓝色白色条纹的领带。
你为自己的疑神疑鬼笑出了声,松开裙角扭头打算走人。
  
“你不想要那件吗?”
“我不喜欢”你速答,几乎不经过大脑
“我喜欢,买下来吧。”
你认命,一切都听他的。
  
就在方才你在店内转了两三圈之后猛然的发现怀中的宝贝是需要支付所谓的金钱,你条件反射去摸口袋。
当然不可能有信用卡,也不想想这是谁给你的衣服。
自暴自弃,你干脆什么都不想要了,这是一个人情,你对他的人情永远也还不完。
  
“怎么了?”
“我不能再欠你人情了”
“这是实验的一环”
“那又怎么样”
“所以这一切都是实验经费”
“……”
  
好。你都能感觉你的目光似乎凌厉了几分,怀里抱着的衣服,上面的标价是天也不敢想象的数字。
  
  
你第一次用斤来论衣服,那可能有三四斤沉的衣服被放到收银台。你都开始有些肉疼,多少工资啊。许墨掏卡的动作滴水不漏,你隐隐约约怀疑是不是真的是实验经费。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许墨转过身对你勾起唇角。
“为什么带我来这”
他的眼神里面充满了无奈和爱惜。你不明白,这个神情出现的不太是时候。
“我说过,为了实验”
“实验什么?实验你银行卡里面有多少钱吗”
他犹豫了一会,张张口又抿唇。
“实验体兴奋时激素分泌情况以及对于刺激的选择曲线。”
“……”
你能说什么?什么都不要说,这个时候发声只会显得自己肤浅。已经很肤浅了,你知道你无论做什么,他都有方式来应对,然后把你引向他的方向。
   
户外测个屁的激素。
  
你在内心爆个粗口。
  
  

【三】
你站在他房间门外,指关节轻扣房门。没有应声,你知道可以进去的,便推开了大门。
许墨半倚半躺坐在床上,手里拿着的似乎是你的体检表。他左手指尖拂过薄唇一下下轻敲。

“你最近失眠?”
“教授连口头询问的病情都敢相信?”
“那么你就是为了故意引起我的注意?”

确实是这样,刚刚的对话没有一点是有错误的。你确实在失眠,而且极其严重,你头疼的简直要了人命,彻夜难眠。可是本来这种事情是可以不说的,组织里面没有人会在意,对他们来说,这种“恰到好处”的刺激说不能能成为最后成功的良药。
在医生询问药物副作用的时候,你顿了顿补上了一句失眠。
你就是喜欢看他好看的眉眼皱起,就好像他极其心疼你的情况并且想给予干涉。

“因为最近开始大剂量注射新药物吗”
“可能是”
“怎么失眠的?”
“心慌”
“……”

你又听到了,当时在观察室内部听到的,极其细小的叹息,像羽毛拂过你心尖还反复无常,有够难受的。
他随意把报告一丢,展开双臂望着你像个失落的孩子。
“靠近点”
这是一句命令,和之前相比这简直就是耍赖。
你拘谨的坐在床沿无视他的祈求,面无表情等待他下一步的计谋。
而许墨总是能让你在他的计策中迷失方向,找不到理智的出路。
他凑过来抱住你,不是强硬的环抱,你都有点不知所措,他从你的面前迎来这一过程十分缓慢,这缓慢的半个世纪,你也缓慢感受他的温度。你感觉到他不敢搂紧,就像他预感到了你会挣扎。
你想大喊一声你错了。你陷在了这个温暖的漩涡。
当他对你坦诚身份之后,你都想用横蛮无理来形容这个男人,在此之前,这样的词汇与他八竿子打不着关系。
他对你欲擒故纵,对你漠不关心,你透过房门上的猫眼观察很久之前所谓“热心”的自己。然后嗤之以鼻。
现在角色翻了回来,他离不开你,你无论在这偌大组织的哪一处,都能遇见近乎痴心的许墨。
  

他把你送回房间,夜深一切静谧,你正欲关门却被他一把拦下。
“晚安吻呢”他垂眸看着你,声音回荡在走廊
“……”你不想应他
这个吻浅尝辄止,你阖眸像是认命了一样凑过去。他摇头,对这个行动很是不满。你关门将他拒之门外。
你似乎要一遍遍回想起当时的情景
  
“你爱我吗?”你问,即便你不明白这样的爱。
“一切为了queen的觉醒”

你一次又一次回想这样的景象,才能把你从绝望的怪圈中硬扯而出。这是他的诡计。
你们两个紧紧相拥,像是在孤岛中索求一丝火苗。他又去吻你,和之前都不太一样,风卷残云,没有,没有那么迅速。这是一个绵长的过程,所有人都料之不及。
你们前胸相贴他欺身压得更紧。

  
你都不敢想象,就在那种情况下,你竟然安安稳稳的睡着了。
这场顽劣的唇齿交锋在两人粗重的喘息声中结束,你摸不透他的情感,在那之前,你甚至都摸不清他这个人。他用清澈的眼睛望着你,就好像他与你相恋许久。
实际上只有你恋了许久。
“睡吧,好好睡个觉”就在刚才还双手撑在你身上的许墨,转眼间就躺在你身旁,大手拂过你肩膀把你搂入怀中。
你被抱得喘不过气来,推搡他的胸口挣扎。
  
“你想干什么”你大声质问他。
“抱着你睡觉,有实验称这样有助于睡眠”
“不必了”
“这是实验”
又是该死的实验。
“什么”
“实验体对于突发刺激产生对应反射的时间差”
“所以你……”
“所以我吻了你”
  
你认命了,自觉靠着他的胸口蹭了两下,准备开始进入记忆整理阶段。你能很明显听到他加快的心跳,然后通通无视。他似有似无的轻笑指尖缠绕你发丝。
“你说出来还进行什么实验”
“睡觉”他命令道,随意捞起一个毯子就给你盖上。
  
  
这一觉比想象中安稳太多,甚至在日上三竿的时候还扯起被角嘟嘟囔囔准备赖一会床。
“给你三秒,再不起床我就再吻你”
你的行为让许墨他很满意,身处梦乡与周公准备再大战三局的你翻了个身窝成一团丝毫没有睁开眼睛的打算。
当你模模糊糊睁开眼睛,对方较好的容颜在你眼前被放大无数倍,你把眼睛瞪得滚圆,就在一瞬间你脑内经历了所有可能会发生的情况。红晕从耳根蔓延到脖颈。
“这也是实验的一环吗?!”
“不,这是给我超长时间加班的补偿费。”
   
  
  
【四】
补偿费这个词在你脑海里面回荡了一整天,你从自我反省到环境分析通通做了一遍。
许墨道出那句话时,你久违的看到了很久之前他那个温柔的气场,混杂着早晨初日的光明和暖阳清芬的香气。你伸出指尖想要触碰,却被关门声顶了回来。
  
天知道许墨为什么要用那么大声音去合上无辜的门。

你只知道一点,这个男人的行动所有的所有都是你所料不及的。
  
  
你敲了三遍房门,不知道为什么,你心里升起一股诡异的后怕。打开门,他的房内空无一人。就在一切静谧的情况下,玻璃支离破碎的声音显得无比刺耳。浴室花洒被开到极限,水流从空中倾泻。
  
  
早晨的阳光比任何时候都拥有温馨的暖,你伸出指尖在触碰到他白色外套一角的一瞬间,许墨人生中为数不多的脑内警铃大作。这种名为逃脱的复杂反射就在三秒内被他演绎得淋漓尽致。黑发男人在合上木门的刹那,就好像已经被救赎了一样。

门内是毒药,仅仅待在身边就会上瘾。
  
他双手撑在洗漱台上方,面对着被擦拭得光亮的镜子,薄薄的镜面有种水面的虚渺。
眼前的人是谁。许墨近乎歇斯底里,纵使他并没有粗人的大喊大叫,内心的叫嚣却从来不会停止。
他这几年都在干什么。
他从晦暗的边缘探出身子,通过有着光芒的唯一道路,他看见了你,你歪头轻扣门,喊着许墨的名字。他的手掌在门把上抚弄了三圈,却迟迟没有开门。
“我不想见你”他蹲坐在地上捏紧眉心毫无风度的大喊。
这是名为许墨的我爱你。

  
你光是打开浴室的门就竭尽了全力,许墨背后抵着镶嵌着瓷砖,无比冰凉的墙,缓缓滑下干脆就坐在积满水的地板上。
玻璃破碎的声响来源于药瓶,好不起眼,就只是一个白色的小药片,可这些你念不上名字的药现在因为容器的破损散落一地。
像两人的情,容器已经装不下。
“你疯了”
浴室里面大开的是滚烫的热水,落在冰冷刺骨的地上腾起一团团水雾。
“谁让我疯的”他从喉咙里面挤出声音,像是机械生锈发出难听的吱呀音。这个人的眼瞳里面没有一丝色彩,可你难得的闻出了悲伤,多到满溢出来的悲伤。
“是你啊”
“你把我当什么,机器人吗?”
“机器人就……不需要爱了吗”
本应该炽热的指尖握住你的手腕后却变得冷到让人心疼。
“你越界了queen”
“可是是我先输”
“你把我不当一个人,我就不能对你抱有情感了吗?”
“你从来,都对我没有戒心吗?在观察室换衣服也是,昨天晚上也是。”
每次接吻的感触都不太一样,这次也是。许墨吻住你的唇细细舔舐,从他的口腔传来丝丝苦涩的味道,应该是药片,你模模糊糊的思考。这样突兀的感觉从舌尖传来,他用右手扶过你的后脑,一次又一次加深这个吻,指缝间缠绕你的发丝。
这样的动作极具侵略性,你不能喘息,没有停下来喘息的时间,空旷的浴室扩音效果极佳,吮吸唇瓣的声音被放大无数倍击打耳膜。
你就跪坐在他身旁,身着前几天刚买的深蓝色连衣裙,裙角被水浸湿。


【五】

会不会被屏蔽啊

 

 

 

 






后记:其实我本来不想开车的,但是话又说道这个份上,不开有点奇怪,结果开了更奇怪。

这就是我脑内的许墨,表面上文质彬彬其实特别会帅赖皮。

结尾是个梗。

评论(3)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