渊源相报

打字选手

【乔西乔】悬崖边,心上人

我觉得这才是西撒最虐的地方吧。
承太郎视角注意


老头子又不见了。
惹得丝吉外婆一顿发火,家内呜呜泱泱好不安生。
被派去寻找老头也是情理之中,即便不在自身情愿范围内,为了那个老太婆,去还是要去的。
老头子他到了晚年也不怎么安生,年过花甲还是现在还是财阀的副监,每每到了这个时候就坐不住。
他平时也没怎么坐的住。
他乘飞机出去是大家都特别担心的事,我联系了波鲁那雷夫,让他看看欧洲最近有没有坠机事件,幸好并无大碍。
我是在威尼斯找到了老爷子。那是个非常偏僻的悬崖,可四周种满向日葵,这种奇异的景象是描述不出来的。
老头子坐在那一从向日葵中,眯眼眺望太阳,我仔细分辨才看出隐藏在巨大向日葵花田里面一方小小的墓碑。
上面的字迹是意大利文,并且经过了风吹日晒雨大,变得模糊不清不好辨认。
“他叫Cae……”
“Caesar.Anthonio.Zeppeli”
我在他念完前道出这个已经几乎看不见的人名。
他目光柔和,语音和行动不在一个频率,可还是顿顿的点头嘴里默念着“对,对”。
“他是你的故友?”
“你能看见他?”
这是好像是他日常的耳背,或者只是单纯是提问。
“不能”
“我能啊……”他眼角红了一块,咧嘴乐呵呵的笑,现在是冬天,太阳挂不了多久就开始斜下,夕阳的氤氲都铺在海面映着悬崖和上面的墓碑。
“他似乎就在海的那一端,蹙着眉头不对我笑。”
“……”
“我说,我想过去了,他就跟几十年前一样,指着我的鼻尖恶狠狠的说【jojo你要是想死还早一百年呢】”
老爷子嘴唇蠕动,机械手握着拐杖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十分不协调。
“我还不能死。”
“是的”
“我死了之后,世界上就没有能记住西撒的人了,他的青春,他的功绩,世界上没有人能真正体会到了。”
老头子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我伸手扶上一把。他用拐杖使劲敲敲地面。
“我觉得他会喜欢这里,这里能看到整个海面。像块孤岛,也像他自己。”
“回去吧”他说。
“他一定想让我回去,我也必须回去,我现在什么也记不大得了,但是我不能忘记。西撒会哭鼻子,因为西撒齐贝林正式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他背过身,夕阳洒落在老人家佝偻的脊背之上,他还是像个孩子样笑着。
“我们临行前还在吵架,可等我发现他,他给我带回来一个戒指。”
“重婚犯法……重婚犯法……”
这一路,一直回荡着这一个声音。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