渊源相报

————咸鱼介绍——————


原ID夜空Sonntag
洗心革面
围脖:源_days
咸鱼写手.
少女心严重。

人生理想大概是让自己满意自己笔下的人物
{季更注意!!}
注: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白起】我家先生的劣根性

cp白起x你
第一人称注意





 

我家先生是有劣根性的。
 
倒不是说不好,有时候我也会觉得他很可爱。在学生时期就留下来的东西可不太好纠正。
 
 
那天他突然问我“你害怕我吗?”
我对这个问题感到十分的奇怪,怕是这个小狼狗又不知道为什么想栓紧我一点,于是我就自投罗网了。
 
 
“需要害怕爱自己的人吗?”
  
 
他笑了,我也不觉得哪里说错了,这个回答说实话真是矛盾。虽然感觉他的问题莫名其妙,可思考之后却觉得这真是个好问题。
 
大抵在之前我回答的是“还行”
“当时你的回答让我伤心”

怎么可能,你明明特别高兴。
 
那天他来接我,秋天的清晨可不是什么温暖的时候。他突然问我

“我发现你好像不怕我了”

是啊,我当时可是在脑内只过滤的两秒就给出了“当时”的最佳答案。先生,不,还不能这么叫。学长特别明显的勾起一抹微笑,像个大男孩一样。“还行”的这个程度,可能在当时的我们眼里应该就是一个小小的进步了。我的一小步,先生的一大步。这一步就像跨过了那个秋天直达到了融化心冰的春。

“我是个很可怕的存在吗?”
 
 
如果先生这么询问我,再把时间推上他个三四年前,是啊

学生时代的小混混有两种,混日子长得不好看的,混日子长得好看的。巧了,先生是第二种。
可我一视同仁。

青涩年纪的男孩子有独有的稚气,学长倚靠在校园废墟的一角,一群人把他像是帝王一样供在中间,周围烟雾缭绕。有些人会觉得帅气吧。

可惜谁让我不识烟火呢?

同班里面有人告诉我“白起找你”的时候,我确确实实把自己和被收保护费的那群可怜人联系到了一起,之后还变本加厉把自己想象成了会被群殴的对象。

我也依稀能记起韩野在一旁起哄的样子,可不偏不巧都被我通通忽略了。

我在这之后四年的某一天和先生打趣道。
“当时我满脑子都是你”

这个是事实,并无半点虚假成分掺杂其中。
我全身发抖只言片语只知道掩饰,之后干脆就不掩饰了,尽力挺了挺身板打算和他对着干。
 
现来想想,如果我能和那时的自己见面,她看到我现在——先生说什么就是什么,让抱就给抱,不让抱也自己往人家身上扑的狗腿状,应该会痛恨未来的我吧。
  
“学长你有事吗?没事我就走了”
这是我说的最完整的话,到头来也只有这一句话。学长他明显叹了口气,“瞪”了一眼当时的我就走了。
 
如果我观察再仔细一点就好啊,会看见先生通红的耳根和滚动的喉结。之后他说,他知道他吓到我了。他最后看了一眼“正义凛然”逞能的我,莫名其妙觉得害臊,倒不是因为我。
 
“我觉得还是因为我不成熟”
 
他回忆当时的情况,搂着我做深刻反思时说。
在这之后,还引起了一小阵风波,我似乎成为了继韩野之后第二个出现在白起方圆一米范围内没被打的人,再听说
并无第三人
 
我知道,不过知道的有些晚罢了。先生不喜欢伤害任何人,他本性毕竟是善良的——而且善良的过了头。

可我还是拿这个事想欺负他

“韩野是第一个,那我重要还是韩野重要”
他差点没给我一个李泽言专属的(这是什么无聊的问题)眼神。
不过韩野也不是第一次因为我被放鸽子了,他在公司大声的抱怨大哥有了美色就忘了兄弟。
然后被白起从19楼的窗户旁提出窗外,与19楼的天空来了一次亲密接触。
我在心里给他默哀了三秒。
  
话又说回来,18岁左右的学生时代,鼓起勇气想要说点什么的少年,和被堵在墙边脑内一片混乱的少女,将两人联结到一起去的信物,我却最终没有收到。

这个话说的,有点怪,但是我终究还是想看看当时的先生是抱着什么样子的心写完那一封信件。
结果百般询问最后只得到先生支支吾吾的“烧了”
有必要这么极端吗?
 
这个承载着先生和我黑历史的东西我倒是特别想留住。
假若先生再把我威逼至墙角,附身轻声要对我说些什么,我的第一反应早就不是他要对我干什么,而是我是不是可以趁机对他干点什么。
 
先生的劣根性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
 
威胁人
 
我在他这个性格下面像个不屈不挠的战士。
我心里明知他遇到我之后内心就越发柔软,借着他对我无尽的爱我可是嚣张了好一阵。

他把我从酒会上揽腰抱起,二话不说回到家我就被丢到床上——后脑勺还垫了个枕头。
我意识还算好,在清醒与迷茫的边缘徘徊。打了个酒嗝就向他撒娇。他也没法治我这个性子,替我换好睡衣之后等我的道歉。

我在他怀里吃尽了豆腐,洗完澡之后先生身上都是暖暖的肥皂香,他单手抚扶我让我靠着他胸口躺下。我含含糊糊讲这次是突发情况,而且给您汇报过了。地点,时间,人,甚至喝的什么酒都给他提前汇报过了。

“你看到刚刚那个男人了?”

“看到了,我时刻小心着呢”
 
这个是真心话,我时时刻刻都在提防,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先生把我从酒会带出来总是像消防演习一样给我总结安全疏漏。

“下次你要是再喝成这样,我就把你绑在身边。”

我无辜啊,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又很期待威胁的结果。
 
先生可是为了我操尽了心思。
这几天不许吃冰的,
在室内也要穿上拖鞋,
少吃油炸食品,少喝酒,
不然……

我实在服不过他,也踮起脚尽力让自己看起来高大,反过来威胁他
“你再把我当小孩子,我就不要你了”

好的,先生这会是真笑了。他拦过我的肩时我一个趔趄差点没摔倒。他把我整个抱在怀里,嗅嗅我的脖颈。
“别不要我”他撒娇的时候可真不多,但是先生一撒娇就撩拨的我心颤。
谁才是小孩呢,当时真的以为自己的威胁起到了作用。

“我要吃雪糕”
“会肚子疼,不行”
“……”
 
 
我家先生骨子里有大男子主义,有柔情还有属于他自己的一点任性。
先生特别喜欢抱着我睡觉,有些时候他却不要意思说。
夜晚睡下了时候是背对着睡,对,背对,像是一对分手的夫妻。
 
早上醒来我还是在他怀里,不是枕着手臂就是枕着胸膛。他到也不介意,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样,本来习惯右手刷牙突然改成了左手。
 
他右臂一早上都是僵的。
 
我对这件事心存愧疚,可自己这个奇异的睡相真是添了不少麻烦,可睡着时好无自觉,也不知道怎么改这个毛病。
直到我那周,因为新接了一个项目导致我几昼夜的忙碌,好不容易休息过来了结果生物钟不规律导致的就是失眠。
我以为我睡着了,但是脑内极度清醒。阖着眼睛梦也不是起也不是,朦朦胧胧中觉得有双手臂搂过我的腰身,几乎把我翻了个身。
先生就这么自觉的把我搂在怀中,度过这漫长一夜。

我睡相很好了已经,罪魁祸首竟然是他。我问他你当时是清醒的吗
 
既是也不是。
 
他挺享受我在他怀中安安稳稳睡下的样子,就像环抱整个世界得意的像个孩子。
“你抱起来像玩偶还特别暖和”
太心机了,他再一次义正言辞的拉过我圈在怀中时这么说。
 
先生的怀抱也异常温暖,这可能也是我们同居以来,我几乎不做噩梦的原因了。
 
 
先生喜欢我无条件信任他,这也是我的坏毛病,什么都信他。
纵使我不服气,到底我心里还是信任这个人吧。
害怕的时候别喊救命,喊白起。这就又好像很早之前提过的,【全世界都可能害你,我是最没可能的】
 
但是这种感情说实在的大抵是互相之间的,先生也信任我,可惜这醋坛子不稳,一不小心就打翻了。
他不太喜欢没有我的周末,更不喜欢我为了别的什么事情放他鸽子。很早之前的相亲事件被我们旧事重提,他不是很爱听,但是我对于用这件事讥讽他乐此不疲。
先生那个时候喜欢我到了什么地步呢?

“无可救药”

听起来像是敷衍,仔仔细细掂量这个句子分量可真是不小。先生总是有意无意的在宣誓领土权,不大,我周围五厘米内包括我,都是他的。
实在不好表现出来,他就忍着,天知道哪天爆发了就一发不可收拾。

至少三发吧。
 
抱歉,这么突然就一个黄段子。但是让大型犬由着把喜欢的人放出去,当他是哈士奇吗。
 
我偷偷摸摸的换着礼服,突然接到应酬的电话让我无能为力。他一言不发的坐在更衣室的软木沙发上,时不时冷凌的目光划过我肩头。好的,齐胸长裙只好再配上披肩。

“过来”
 
他坐在那里已经尽力让自己的话语听起来不太像是命令,我也明白这个人就是在给自己过不去。
他张开双臂向我撒娇要抱,抿唇什么也不说,我故意什么也不懂的样子等他难堪。
 
这人竟然自己拥了过来,隔着丝绵布料亲吻我的小腹,磨磨虎牙也只是说了些关照我的话。

路上小心,别着凉了,不许喝乱七八糟的调和酒。

我挑眉问他还有吗?
他仰头看着我时,我竟然把他和高中时期收养的小猫联系到了一起,喂完小鱼干就走的我在迈出去几大步后回头看了看那只黑白相间的小可爱,一直看着我走的方向勾勾尾巴眼睛里润润的。
我是被用力拉住的感觉从幻想中惊起的,那枚小巧的钻戒在先生手掌中安静的躺着。被更衣室橘黄色的光芒映的发亮。
“上个项圈”
他似乎是鼓足勇气才说出来。
“要是再有人找你,就告诉他们,你有人了”

撤回前言,猫,大型犬什么的,太小瞧他了。
 
 
 
  
 
后记:没太写完,而且极其短小。初次试用第一人称感觉心态真是很棒,比第二人称自由了那么一点点。
其实还有蛮多要写,自己想的东西几乎没怎么表达就觉得……就这样吧。懒
我还有很多想写白起的东西啊……比起温柔我更喜欢他的孩子气,可是原作没有表现很多。
写完才发现,他和洛洛真像。所以三人之约的时候他才会那么吃醋吧,他和周棋洛太像了。两个人越像,就会觉得越加要强。
只是我直觉的相似,并没有直接说明他们俩性格是相似的,是别的什么东西,比如说……都是犬科。
犬科好啊。

 
谢谢读到这里的你,今周愉。

评论(2)

热度(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