渊源相报

打字选手

她永远停留在了十五岁。
岸边露伴这么想
不然还真的很难买东西,天知道女人这种生物在步入30时会喜欢些什么东西。只有15岁真是太好办了。
思春期的女孩子大概会喜欢花吧。岸边露伴这么思考。
她们什么都喜欢,大抵是不挑剔的,一下子把这些粉嫩的小东西全部拥在怀里也不满足。
还有玩偶,这个东西比鲜花还难办上一叠原稿的程度。毛茸茸的小动物或者是长发飘飘的人偶,为了剥夺少女眼球的玩偶简直多到数不过来。
岸边露伴甚至能想象得出。
她淡粉色的眼瞳亮晶晶的,说不出来,像是洋服上亮闪闪的装饰物。不,太高抬她了,硬要比喻应该只能配得上窗帘上坠挂着的廉价塑料钻石。
晚上的星辰可能都在那里面了,小时候的岸边露伴这么想。
等她问我这些东西是不是送给她的时候,我就否认。岸边露伴像小时那样得意的想着。
“别以为我会经常来看你”
岸边露伴将画板放在一旁,蹲了下去,用指关节轻轻扣扣墓碑。
“喂,你在吗。”

“我在哦”衫本铃美这么应答着。站在岸边露伴的身后,微笑着一遍一遍回答。
“这么漂亮不是给我的吗”
“别随便贬低别人的品味呀”
她浮了起来,张开双臂拥了拥已经比她高上一大截的人。
“小露伴小时候可是说过要嫁给我”
“我没这么说过。”
岸边露伴笑了笑,答到。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