渊源相报

————咸鱼介绍——————


原ID夜空Sonntag
洗心革面
围脖:源_days
咸鱼写手.
少女心严重。

人生理想大概是让自己满意自己笔下的人物
{季更注意!!}
注: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猫瓢】Valentine's Day

注:我把我没有把握的名字都变成了中文版的翻译,希望没有什么违和。我用黑猫同时指代普莱格和Adrien,感觉真可爱。
————
 
 
   
   
“这太让人期待了。”
   
Adrien现在都抑制不住在卧室内来回走动的冲动,鞋跟踩在地上把地板跺得咚咚直响。明天就是情人节,一个让无数深陷爱恋之河的少男少女兴奋到无可救药的节日,当然,超级英雄也不例外。如果硬要说的话,现在这位金发男孩也只是ladybug的众多粉丝之中的一位,谁叫老天宠幸他呢?Cat Noir,这个身份让他们俩的距离升温——呃,倒也没升温多少,不过至少这位恋爱期的少年要给他的心上人准备点情人节礼物——借着可以接近她的这个身份。
这个说法让人听起来别扭,但是事实上确实是这样。Adrien真的很想借着这次机会,好好的准备一下。在巡逻的夜晚,最好是巴黎铁塔的灯光刚刚亮起的时刻(那个时刻是Adrien精打细算好的,他期待很长时间了,在情人节那天晚上,铁塔上面会有无数道彩光)这个时候,自己会把准备好的玫瑰拿出来,还有贺卡!
“哦对,我忘记了贺卡!”
Adrien突然想到了什么,不顾还趴在书桌前的普莱格——将这个吃完就睡的懒猫用手臂扫到另一边去,准备将自己美好计划的漏洞补上去,一旁的小猫惊呆了眼。
“我活了几百年第一次看见有男人在情人节给女孩送礼物”
“闭嘴,普莱格,最近这几年明明很流行。”它可不管什么鬼的流行趋势,大嚼着手中的瑞士奶酪,准备好好嘲笑一下这个没有信心的怂包。
Adrien确实没有信心,别说是情人节礼物,他甚至能感觉到ladybug连一句情人节快乐都不会祝福。如果,他说如果有那么一天,ladybug能手握巧克力对他说上那么一句“情人节快乐”他都感觉他可以为她赴汤蹈火那么几回。金发男孩一点也不贪心,笔尖在粗糙的纸张上面随意划出一道道痕迹,趴在桌子上嘀嘀咕咕些什么。
“如果是义理的我也会高兴的要死……”
“你的人生真是没有追求啊”
黑猫在一旁大肆批判着Adrien无可救药的思想,恋爱中的人真是可怕,我要跟我的瑞士奶酪过上一辈子它也不会背离我。普莱格说的尽兴了,就抱着他的“女朋友”一边玩去了,只留下Adrien一个人在书桌前苦恼。
 
  
“我亲爱的小姐,今宵我们相聚在此……我为什么写得像个舞会邀请函,她一定不会喜欢这个!”男孩随意把笔一丢,做了一个投降的动作。周围被大大小小的废纸堵了个水泄不通,普莱格把他们一个个抱起来变换着不同的花样把这些纸团一个个丢入垃圾桶。
“很高兴今晚能约到你……我……”
“你愿意生生世世都做我的瑞士奶酪吗?”
“愿意做你的奶酪……普莱格别说话了——!”Adrien自暴自弃的把废纸再次揉成一团,站起身来恨不得把那个飘在空中的黑团——的奶酪,大卸八块。
“放弃吧——你肯定会被当成一个笑话”小东西咯咯的笑起来,用尾巴弹起在空中飘来飘去。
“我的主人要孤独一生了——太可怜”
 
 
 
“他为什么看起来郁郁寡欢的。”阿雅用食指点点下巴对于Adrien这个大明星竟然也会有如此失落的一天,产生不少兴趣。
“我想我今天的博客就是——孤独富家少年究竟为何如此落魄!你觉得怎么样?Marinette?……”话音刚落阿雅就已经后悔了,身旁的好友粉红色的泡泡冒了不是一时半会儿了,她现在下巴张得都要到了地底下。阿雅默默摇了摇这位热恋少女的肩膀,提醒她——你还有比花痴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你忘了吗?好友指了指Marinette背在身后的那盒巧克力,拍了她一下让这个已经开始想象Adrien拿到巧克力时,会对她说“谢谢你,我会好好收下的”的少女脱离出她的幻想。
“快点去吧不然一会他就走掉了,这是你唯一的机会,女孩。”
“啊!……什么?!,我,我不行的。”
当Marinette回过神来,身体已经被阿雅推过门槛大半截,到了心上人的面前。她还是支支吾吾的说不出完整的话语,笨拙的将准备了一个晚上的巧克力递了出去。
“情人节快乐!!!Adrien……收下它!噢,我是说,我希望你能收下……”
“谢谢。”对方露出了标志性的笑容,双手从少女手里接过装饰的十分漂亮的礼物盒。Marinette的脑袋里面乱作一团,她的嘴角快高兴得扬到天上,匆忙的后退与Adrien保持一定距离。她今年一定是没有做一个好孩子,不然为什么老天爷会在这个时候来报复她,Marinette在后退的同时,绊倒了自己以至于重心不稳整个人跪在了地上。
  
 
 
二月的夜晚还是有那么些凉意的,ladybug在集合地点的屋顶上面百般无聊的踢着石子,可以的话她甚至希望能通过这个方式把白天在Adrien面前出的糗通通踢出去,让后把她真的是个很棒的女孩这个概念告诉她的暗恋者。十分可惜的是,发生过了就是发生过,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时光机那种玄幻的要命的东西。等ladybug回过神,Cat Noir已经撑着他的金属棒从上至下把她仔仔细细打量了一遍了,他眨眨湿漉漉的祖母绿般的眼睛。
“晚上好,小姐。你今天看起来不太开心,发生了什么?我是说,你可以和我对此事谈论一下,我不太希望看到你这个表情。”
“我没事,谢谢你的关心,不过我想我们的巡逻可以开始了。”
猫咪的尾巴整个拢拉下来,Cat Noir小小的叹息一声,又重新用着温柔到快融化的目光看着他的可人——谁叫这只可怜的猫的心上人是一个拯救世界优先主义呢?Cat Noir耸耸肩跟上她,没什么不对的,反正怎么样的ladybug都是Cat Noir喜欢的。
 
“你今天太不对劲了,ladybug。”
Cat Noir意识到自己很久没有喊她的名字了,很久很久之前他总是给她起各种各样的代名词,还有一些双关语。黑猫隐隐约约记得上次大喊着女孩的名字是因为Cat Noir差点没有抓住ladybug的手腕——最终结果是差一点可怜的猫就要见不到他的小瓢虫了。现在也是,Cat Noir大声喊着小姐的名字,让走神的人儿回到这场任务中来。
“别说话,小猫!我正在认真思考——!”
“不,很明显你没有!”Cat Noir将lady的慌乱尽收眼底,她好看的眉毛快揪在了一起。但是敌人可没有什么闲情等着ladybug把事情思考完毕。
“你再没有什么法子这可能就是我们最后一个情人节了——小姐。”
小瓢虫狠狠的瞪了一眼在身后孜孜抱怨的猫,准备展开行动之时却出现了意外。——
当她回过神的时候,敌人已经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对方脸上的笑容让她头昏脑涨,女孩差一点就喊出了声。瓢虫只能听到诺尔的惊呼,和自己腹部受到重击的响声。
悠悠球在自己掌心滑落,却意外收获了温暖的怀抱,Cat Noir将ladybug拢在了怀里——他们的体温升高的很快,可能是因为濒死的恐惧或者别的什么与此时不符的情感,瓢虫最后还是没有受伤,她知道是因为什么。舒坦的感觉,没有持续太久,坠落到地上的感觉没有她想象的疼痛,她可能快疯了,她想。但是这位超级英雄的头脑却比任何时候都要冷静。她清楚的知道此时此刻,她应当去做些什么,去解决这一切。
 
  
女孩蹲下身子,去查看了现在一身脏兮兮泥土的小黑猫,她的力量似乎并没有让他们刚刚所做的一切恢复原样,最重要的是——Cat Noir的衣服被划破刚刚似乎是树枝一样的尖利事物刺破了他的皮肤,伤口被光滑雪白的皮肤映的尤其刺眼。
小瓢虫捧着猫的手臂抿唇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但是对方却还是用极度谅解的眼神向她倾诉,Cat Noir清清嗓子。
“我想,这是上天罚我的,抱歉,我刚刚用那种语气对着你大喊大叫。”他低声安慰着他爱着的女孩。
“我太冲动了,我……对此很内疚,这个大概就是老天给我的情人节礼物。”
他一点都不疼,他柔声告诉对面,但是对方的眼泪却越积越多,好像下一秒就会打开那个闸门,一下子大滴泪珠从lady的脸颊上滚下来,零零散散的滴到黑猫的手臂上再滑落到地面。
“嘿,别哭了,我的公主。哭的我心都要碎了。”小野猫早已经慌了神,用尾巴绕上她的腰,低头附身吻吻Marinette的眼角。
巴黎铁塔上的彩灯适时的亮起,两个人坐在地上都笼罩在这片温暖的光芒之下,Cat Noir拉起她的手吻吻lady的指尖。
“我本来以为,如果赶得上我可以带你去看看,巴黎铁塔的灯光真的很美。我计划了很久很久,看来是没有机会了。”
“我们可以下次去看,小猫。”瓢虫的声音哑哑的,很多话她方才都想说出口,可是该死的话语全部都集中在她的喉咙里面,下也不是上也不是。
蓝色的眼睛纯净的像一汪水,ladybug被脸红到尾巴尖的猫逗乐了——如果他的尾巴不是光滑的皮革的话。
“真的吗!我不敢相信,你的意思是你愿意能在下一个今天,跟我一起去看看——?”
“是的。”现在Marinette能清晰的听到属于野猫高兴的咕噜声,他现在全不顾自己受伤的手凑到自己面前来,合上漂亮的眼睛似乎等待着什么,Cat Noir的睫毛微微抖动,这会像是个等待主人奖赏的家猫了。小瓢虫现在是真的笑出声了。
“你以为我会亲你?”lady笑着看看许久没有回应的小猫,这会轮到他委屈极了,但是舒服的咕噜声还是没有停止。
“嘿,停下,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dear,你要相信我。”
“不,我不信。”
Cat Noir似乎还想要解释些什么,变身即将结束的警钟敲打两人的耳膜,ladybug先站起身,随后她伸出手将自己的伙伴也拉起身,还些许担忧的看看黑猫的手臂,向他道别。
“我想我们要在这里分别了”
“我会记得我们的约定的,还有这个勋章——”
Cat Noir晃了晃他已经快要麻痹的手臂,摆出来了极度悲伤的表情。
“我就勉为其难的把公主的关心当做是情人节礼物好了”
“随你怎么样吧,情人节快乐Cat Noir”
  
  
  
 
红色的身影已经消失在Adrien的面前,他借着月光观察着那只被缠上拙劣绷带的手臂——一个人果然不太好办。他撑起身子,桌子上的是Marinette的巧克力。
“瓢虫的图案……拜托别让我误会好吗。”
Adrien重新躺回沙发上,嘴角是止不住的笑意。

评论(4)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