渊源相报

打字选手

神原拓也很少看到眼神灰暗的辉二,很少。神原拓也倒是看到过很多狼狈极了的辉二,脸颊脏兮兮的胡乱用手一抹继续向前迈进,这个时候拓也是追不上他的,勉强跟上脚步的频率罢。
汗流浃背的辉二倒也看过几次,蓝发男孩扶着膝盖有点喘不动气,随后很快就站直身子。密密的汗珠淌下,流过脖颈沾湿衬衫,衣服湿哒哒的黏在身上勾勒出后背的雏形。白过头的脖颈泛出意料外的粉红色,脸上也是,淡淡的不是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辉二在实在耐受不住的时候,会捏起胸前的衣领轻轻扯,膨出微风拂过发丝。时不时的,好看到拓也都看直了眼的锁骨会现于世。在之后——神原拓也就虚心了。转过目光不去看旁边的人,辉二总是能注意到身旁人的异样,他不想去管却控制不住自己的行动 当他瞥眼与拓也的目光做一个短暂的交汇,之后就随他去吧。

源辉二很少会看到极度沮丧的拓也,少到超出他的记忆。但是更多的时候他也愿意看到一个朝气蓬勃的伙伴,一个朝气蓬勃的并行者。
源辉二很少能跟得上拓也的脚步,他随在对方身后透过光看着他的背影。辉二不太喜欢这样,所以他总是先一步开始迈开双腿,这样才能跟得上他。听着身后的脚步声,尘土被运动鞋扬起的声音,草茎被折断的声音,如果没有这种声响,辉二有的时候会慌张起来,放慢脚步,从来不怕一个人的他这个时候才开始想要折返。但是时间长了少年就不会再慢下步伐,每次,每次,拓也的脚步总能与自己重合。和自己并肩,双手交叠放在脑后开起来看心无比。
“别跟着我”
“什么啊,我也从这边走”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