渊源相报

————咸鱼介绍——————


原ID夜空Sonntag
洗心革面
围脖:源_days
咸鱼写手.
少女心严重。

人生理想大概是让自己满意自己笔下的人物
{季更注意!!}
注: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安艾】醉酒后的理智骑士

无聊摸个千字段子

cp 安艾
无限制级

安迷修喝醉了,喝的酩酊大醉。他也不知道这到底怎么了,作为胜利的庆祝一般,被半欺骗着被半哄着拉着,落得这个下场。他尽量挺直身子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狼狈,努力维持着身为骑士的尊严。
但是他失败了,败得很严重。于是他现在开始晕头转向的找不到方向,扶着墙任凭胃中的东西翻腾,肺狠狠的扩张着,试图吸进更多的空气。这位骑士嘴中正嘀咕什么,迷迷糊糊听不太清,像是软肋终于被戳中了一样,他倒下了,趴在桌子上做最后一份挣扎——强迫自己至少眼睛是睁开的。
“真没用,你喝醉了?”安迷修看不太清说话的人,支支吾吾的应答着,嗯或者是哈哈这样随意的回答。可能是因为酒精的缘故,还可能会是什么已经混乱了的神经系统,两个原因都差不多。
他感到自己落入一个柔软的怀抱,应该说是预感到。因为马上他就感到了不适,他的脸颊很痛,比此时此刻正在咕噜咕噜翻滚的胃还难受。抱着自己的人说着什么也没大听清。平时安迷修不会这样的,他永远保持警惕和头脑的冷静。但是现在、去他妈的头脑清醒。他伸手环住了正在对自己“施刑”人的腰,将对方揽入怀中,紧抱在自己那个小小的区域中。像个变态,酒后乱性的变态,痴汉。已经不怎么明确的脑中只能蹦出这些词语,来谩骂自己。安迷修明显感到抱住自己的人,不对,是自己抱住的人轻颤了一下。他现在感到的只有温暖,一种让人安心的温度充斥着他的内心,到现在,安迷修甚至能够明显听到怀中轻颤之人的心跳愈加快速。对方说了些什么,自己又应答了些什么,全然不清楚,可能都是些驴唇不对马嘴的杂话。这个最后的骑士在理智还有最后一线清晰的时间,背后被敲击的疼痛感也完全不能把他唤醒,之后该怎么办?他也不知道了。
他以为能拥着这个怀抱永远下去,至少可能会比他想象中还要再绵长一些——他在酒店的地上醒来。没有什么贴心的好友送他回家倒是真的,因为仅仅几个和他有交集的人也和他一样躺在地上,甚至有些人鼾声震天。安迷修踮脚跨过某个恶党,用手理了理头发让自己看起来好一点。刚刚可能是个梦吧,一个切实的梦,不然自己可能就是对在场这些大老爷们做了些什么……怎么可能。
——
越来越奇怪了,自从那次开始,愈加奇怪了。当他再一次试图跟那位红发小姐打招呼的时候,对方又一次在自己发生之前遛到没影,速度堪比雷狮雷电般的快。骑士的手悬在半空中,放下也不是,喊也不是。她的…似乎是弟弟的人物,一边喊着一边向她那边追赶,顺便转过身对他说了这么一句话——
原来你是这种人。
我是哪种人啊!

在之后遇到艾比小姐,是在她看起来心情很好的时候。天知道为什么要挑这个时候,这是一个绅士的直觉,即便自己没做错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见到安迷修的一瞬间,艾比的脸色像是经历的红到紫到黑的过程,可能差一点就喊出“你个变态”这样的话罢。
“你……你还想问你做错了什么!”
红发小姐脸红的样子好看极了,用安迷修想到的最好的形容就是像夕阳,迅速染红整个面颊。然后有些尴尬的躲闪对面的攻击一边向她解释自己真的对此一无所知,然后赔礼道歉。
“你抱住了她”埃米在一旁就说出这么一句话,可能也是人生中最后一句话了,后面的事情就是遭受了姐姐的一顿殴打。
艾比提起弟弟的领子大声喊着,顺道瞥了一眼旁边的变态为什么一声不发。安迷修整个人僵在了一旁,用手捂住半边脸像是回想起来了一切样——为什么自己的记忆力要怎么好。红发少女隐隐约约的,甚至有点看不真切,但是确实,这位跟踪狂骑士耳根通红,说不出一句话。良久,尴尬的顶峰也差不多消散了吧,两人同时开的口,女孩子却最后止住了声音。
我干了什么啊……从掌后穿出来闷闷的声音,有点低落。
你才知道
抱歉,我、
只有抱歉吗?
我以为我藏的不错
不错个鬼
那……
姐,不同意!
说的也是。安迷修笑了,那种温柔的笑,对着他可能是最喜欢的女孩,报以最后的微笑。
谁知道你是不是在说胡话!妈呀,紧张死我了……
……
你再说一遍我可能,可能会答应,要试试吗?
我说的第一句胡话吗?
第二句!
请嫁给我。
……勉为其难。艾比还没有完全说完,可能她不会说下去了,和那晚的情况是一样的,她的骑士,给予的她一个亲吻,一切都话语没有了意义。
不用勉为其难,在下就当你同意了。

第一句,是什么来着?
可能只是单纯的我爱你罢。


fin.

评论(5)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