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空Sonntag

————咸鱼介绍——————

☆圈名源、顾喻卿。
围脖:源_days
咸鱼写手.
有cp洁癖,不严重。
吃bg比吃bl多一点
少女心严重。

{季更注意!!}

【gj】听到了吗?我的心跳

前言:有些人在接受另一个人的器官之后,会和那个人越来越像。梗来自QQ。
————


乔尼乔斯达睁开双目,眼前只有一片雪白的天花板。


“有点怪怪的”他说。“自从那次医院回来就有点怪怪的。”此时乔尼正在摆弄他的头发,让自己有些许乱糟糟的发梢看起来好上那么一点。对着镜子,乔尼透过它注视着自己的双眼,跟地中海的海水一般,澄净的水蓝色。奇怪的就在这点,乔尼的心脏在不可遏制的跳动,愈来愈快,快到下一秒可能就会窒息。他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平稳一点,转过轮椅对着现在正趴在那张属于迪亚哥的床上打着电动的床主人。

“我为什么对着镜子看到我的脸就开始心跳?”听到这句话之后迪亚哥就做出了一个恶心的表情,一下子甩掉手中的游戏机扯扯嘴角端详了一下乔尼的脸把白眼快翻到脑袋顶上了。“我想你可以去看看脑子,乔尼乔斯达,我还想好好的,珍惜的吃掉中午的午餐。而不是在吃进去之后看到你的脸再吐出来。”说话的人伸出食指指了指太阳穴示意了一下自己的室友你是不是这里有毛病。
乔尼摇摇头“我就不该问你,好了、是我的错,我还不如去问问楼下的狗我怎么了。”边说着就用手扶着摇动这个老旧的轮椅一把提起桌子上的背包出去了。
迪亚哥在床上翻了个身平躺看着“倒立”的乔尼出了出租房的门,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拨通了赫特潘兹的电话。


翻找背包的声音在噪杂的街道上显得不是那么明显,乔尼快把自己的背包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自己到底丢了什么。最后从包中翻出一个挂着棕色小熊的钥匙串再愤愤把这个无辜的钥匙扣丢到包里。也不是钥匙,那是什么……顺便我为什么要用熊做钥匙扣。这样的想法充斥乔尼着乔尼的脑内,然后被他狠狠骂了一遍再塞进背包深处。

这位乔斯达叹了口气把书包自暴自弃的端端正正放回腿上,抬头注视着被擦的锃亮的橱窗。阳光照在上面映出他的脸庞,心脏再一次的跳动。不知道为什么情感从心底洪水般涌来,揪心的疼痛,扯住胸口的衣服将要溺毙般大口喘息。他听见有个好听的男声,用焦急的话语说着什么“嘿,伙计,安静点。还不是时候……我怎么这么没用”

“要进来看看吗?”商店老板向着乔尼询问“我看你好像很喜欢它”后者定定神重新聚焦了目光才发觉自己对着一个玩具店的橱窗,而且橱窗内坐着一个茶色的玩具熊。
“不……我。”当他刚想拒绝这个玩具商的好意,却发现自己的手擅自动了起来,擅自摇起轮椅向着店里走去。
“现在像你这样的有童心的大人不多了,”店老板笑笑把那个茶色的小熊从橱窗中小心翼翼的拿出来。“之前还有一个金色长发的男人经常来这里看看,不过他也不再来了。看在这个份上,半价买给你怎么样?”
乔尼认定这绝对是商业推销。那自己为什么要打开那个该死的钱包然后付了有自己一顿午饭钱却没有什么用的熊的费用,乔尼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但是老板说的金发男人却让自己印象深刻,我见过金发男人吗?或许是迪亚哥,他的头发很长了也不去剪。思考无果、这位美国大男孩只能咂咂舌把熊也跟着之前的想法一块,塞进已经满满当当的包中。


“我觉得我最近是真奇怪。”乔尼在爆粗口之前停止了说话,伸出手去够书架上方的书本。
“我竟然开始讲冷笑话,你能想象吗?赫特潘兹。虽然我之前好像有一本不知道从哪里抄下来的冷笑话集,但是这也太奇怪了。我去医院是发生了什么吗?”好不容易触碰到书脊那本书就被身旁的人轻松拿下放到腿上。
“你是说之前迪亚哥说你最好去医院看看,然后就在那里莫名其妙做了个手术的事情?”赫特潘兹没有笑出来,虽然每次提到这件事迪亚哥总会笑出声。
“我做了手术?!”乔尼双手撑起自己的身体一瞬间甚至忘了自己的双腿还不灵便的事实险些从轮椅上跌下来。“绝对是庸医。我从那次手术之后心脏就开始出问题,整个人都变得不像是我自己了。”“乔尼乔斯达”旁边把书正一本本罗列开来装进推车里面的人突然开口,打断了他说话“你,应该是失忆了吧。”这不是什么疑问句,赫特潘兹用坚定的眼神凝视乔尼蓝的有点让人嫉妒的眼眸。“我记得一切,这学期的功课,迪亚哥做的一切蠢事。我都记得。”“不,你忘了很重要的东西…愿上帝怜悯你。”说完,在乔尼看来有些神经兮兮的女人就推着她的手推车走掉了。留下他一个人低头端详手中心脏病的治疗与预防书,无言。


在之后又过了几天,情况越来越过分。他会在有玩具熊的商店面前逗留上几分钟,开始懂一点点的医学,露西称赞了他的咖啡,在这之前他受父亲的影响可是红茶派。
乔尼狠狠揉捏手中无辜的玩具熊,开始思考自己到底丢掉了什么东西,什么记忆。
“迪亚哥。”开腔之后乔尼就后悔了,迪亚哥肯定没有什么好法子,对方也没有任何应答,出租屋里面弥漫着一股诡异的气氛。“乔尼你最近是不是越来越自恋了。”迪亚哥倒是先开口但是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哈?我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在镜子中看到我的脸心脏就会开始难受开始跳动感觉血液都要堵塞了。”“对自己的脸恋爱吗,真够恶心。”乔尼都有冲上去狠狠胖揍他一顿的冲动了,只可惜他没办法好好使用轮椅走过去的路上他的气也没了大半。“好好想想吧,蠢蛋乔尼,你手中的玩意是谁喜欢的。”迪亚哥丢下马术的书拿起一本小说继续看着。
乔尼乔斯达再次捏捏手中的玩具,茶色,听那个老板说它好像叫什么……小熊妹妹。这个是什么糟糕的名字,乔尼忍不住笑出声。一瞬间他又想起来了之前老板说的金发男人,他可能会是一个很高大的人,胡子的形状很诡异,笑容也是一样。他可能泡得一手好咖啡,很会照顾马儿,会讲冷笑话,有些很好玩,也很会炫耀自己的歌喉。他的职业可能是医生,或者是什么别的幕后工作。他可能还有个熊癌。他重视自己的家族……但是他只爱着一个人。我怎么像个小姑娘思慕自己情人一样,乔尼在心里骂了自己一下然后再回想自己的事情。这个人会有爱人吗?他的爱人可能是个可爱的小姑娘吧,或者他是个给佬,喜欢屁股漂亮的男孩子。他叫什么呢?齐贝林?像是一个意大利人的名字,应该吧。他叫什么好呢?凯撒?应该只是个中间姓,他可能会叫杰洛。杰洛 齐贝林。
温热的液体划过自己脸庞,滴在被乔尼捏的凄惨的小熊妹妹的肚子上,泪水止不住,根本止不住。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流泪,
杰洛齐贝林
乔尼的心脏又开始跳动,是他的心脏。跳的比之前都要快速心脏的跳动让乔尼整个人都开始颤抖。
“迪亚……”“你是说杰洛的事情?”迪亚哥似乎比他自己还要清楚,前者面无表情的打断乔尼的话,不允许乔尼把话说完“他不在了”“你什么意思!”乔尼的瞳孔一瞬间放大,慌乱之中因为重心不稳而从轮椅上跌下跪坐在地上“听不懂人话吗?蠢蛋乔尼,我是说。杰洛齐贝林他死了”
乔尼能明显听到自己脑袋中弦崩断的声音,他的脑中像是被子弹搅成一团,似乎什么都能记得起来。几年前学的击剑或者前几天迪亚哥把咖啡撒在身上,再或者他的爱人——杰洛齐贝林。
他能隐隐约约感觉到和他发生的事情,在书店相遇的事情,在咖啡厅攀谈的事情,还有和他在圣诞节前夜里熬夜看恐怖电影的事情。回想起他在马术比赛里面获胜而拥抱自己的事情,在某个早
上睡得模模糊糊把自己圈到怀里导致两个人都迟到了的事情。再者,出差之前把那个该死的熊塞到自己怀里让自己睹物思人的事情,在跨年零点的之后给自己来个个法式深吻的事情,哦,乔尼还呛到了。
他们可能亲吻过无数次,甚至还有干过那么一两次未成年不易观看的事情。乔尼可能还能回忆到杰洛没一两个月就要去一次医院,但是从来不带他去,明明他自己是医生却坚持带乔尼去大医院看病的事情。还有在他躺在去手术室的床上,这个意大利男人吻吻自己额角,竖起食指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向他承诺,他一定能快点好起来。
是啊,乔尼这么思考着,眼泪从脸颊滴下从地板的缝隙中渗下去。
你说的“lui[1]”是代指的谁?你去哪了。
 
  
  
好久好久之前,乔尼做了一个梦。他和一个男人相遇了,那个人操着一口别扭的英语,不过说得一口流利的那不勒斯语。他们骑马走了很远很远的路,远到大约跨过了一个洲。那个人他背负着自己的命运,但是却不屈服。哦,这不重要,他泡的一手好咖啡,有一手好医术,他会把乔尼好好放回轮椅上给他讲乱七八糟的笑话,后者则会信息的把这个笑话记在本子上然后面无表情的听完。他还喜欢摆弄那个熊。
那是一天晚上的事情,他的队友拍拍他,问他要不要听听他的新笑话,乔尼端着杯子点点头,那个人指指自己的右胸腔问他“这里有什么?”什么也没有,乔尼答到。那个人食指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指到乔尼的左胸前
“我的心,被你偷走了。”
 
 
另一颗心,下辈子吧。
 
  
  
 
————
[1]意大利语——他。搜不到那不勒斯语,只能用意大利语稍微一代替【?】

后记:这里一个私设的梗,可能刚看有点摸不着头脑。乔尼有很严重的心脏病,老谢最后才知道。老谢有绝症,乔尼最后才知道。开头交代的是原梗,这里有点改动——接受器官的人会忘记给予器官的人,当然看着自己的脸心跳也是因为老谢喜欢乔尼的原因吧。这个文章最初我想写杰洛单箭头乔尼,发现真虐还不好吃。感觉最后有点恐怖片既视感。
【虽然我写的东西多好的梗都不好吃】
谢谢能看到这里 我写得很开心。祝你们也看得开心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