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空Sonntag

————咸鱼介绍——————

☆圈名源、顾喻卿。
围脖:源_days
咸鱼写手.
有cp洁癖,不严重。
吃bg比吃bl多一点
少女心严重。

{季更注意!!}

【仗露】奇奇怪怪的借宿

●有轻微sex#*描写注意
●逻辑不清注意
●稍微一点原作未提到的私设
前言:小情侣之间的小打小闹。虽然我写的时候完全体会不出来这是情侣。
第一次尝试这种有点奇怪的文风,还有点流水账的趋势,见谅。
想想也是第一次写仗露,第一次突破这个字数。

:-)

岸边露伴觉得自己本来现在应该在工作室才对,握着画笔超前的“赶稿”。或许在杜王镇的哪个小巷子里面,不着边的画着速写。不管怎么样,他也不可能像是现在这样 打开门然后在将要使出天堂之门的一瞬间,停了下来,单手就这么随意撑着门框摆出一副——不欢迎你,请你365°升天螺旋连滚带爬的滚出这里。哦对,他从来不说请。
他蹙眉准备二话不说把门关上顺便封他个百十卷胶带却被对方拦住。

“拜托了!露伴老师,让我住几天!”东方仗助双手合十发出清脆的响声时不时抬眼观察着自家恋人的神情,喉结滚了几下还是生怕就这么被踹出院子再也踏不进来。
好吧,岸边露伴是完全不吃这套“我这里不是什么流浪犬收容所,我也不是隔壁善良的田中奶奶会把可怜的动物捡回家。”
男孩子感觉自己要虚脱了,耸耸肩告诉屋子主人他亲爱的母亲也就是那个东方朋子小姐,在前不久丢下她的亲儿子和同事一起去旅行去了。
“这不是什么理由,你没有胳膊还是腿断了。生活不能自理?”此时的露伴只想赶快回到工作室完成他的稿子,明明还是高中生却力气比自己还大即便想要马上关门走人却无能为力。
“我可以给露伴老师您当管家,真的!”
“不缺,下一个”
“我不会打扰您画稿子的!”
“你现在走掉就打扰不到了”
“求您了,看在【男朋友】的份上”
那么现在的这位【女朋友】克制住自己想用天堂之门在仗助那副欠揍的脸上写上——飞到世界的那一端去,的冲动。默念不能便宜了他这个机票钱,松开了门把手侧身让他进来。
梳着飞机头的高中生前一秒在门口还是小心翼翼的样子,踏进门口的一瞬间对着露伴摆出一个标准的笑容“露伴老师你果然还是想让我进来的对吧。”
你还是飞去世界的尽头吧,东方仗助。


岸边露伴看着走在自己家中的人,先是怀疑了中学时期去医院检查的IQ,然后又肯定了自己可是岸边露伴啊,16岁出道到现在漫画大卖的知名漫画家。智商怎么可能有问题。再加上自信十足的微笑。“这可是你说的,当我的管家”


然后东方仗助就开始了十足被使唤的一天,从上到下除了裤子里面那玩意没有用不到的。当他再次瘫在露伴家的那个价值几万円的沙发上时,这个未成年才感觉到真正的虚脱与劳累。
“才过了三个小时——!”再一句他差点没把脏话吐出来,躺在松软的座椅上面动弹不得。
作俑者则是满脸的得意,掐腰站在一旁看着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屁孩竟敢跟自己谈条件。
您可是被小屁孩告白了然后满脸通红用手背挡着脸没发现自己这样还支支吾吾不知道说什么。
不过最后还是成就了这么一对,应该说是成就了。


在东方仗助第二次用着无力的声音喊出——真的没有电子游戏吗,然后再被露伴狠狠嘲讽自己才没有那种弱智的东西。双方默契的交换了一个鄙夷的眼神。

没人见过著名漫画家下厨,甚至这位著名漫画家所谓的男朋友都在怀疑这个家里有没有那种名为厨房的事物。或者他可以怀疑一下这个伪工作狂是怎么度过这一天天的。
然后耳边就想起了微不可闻的肚子的抱怨和装作什么事情也没发生的某人。好了,这位倒霉的小伙子可以在这个偌大的宅邸里面探险了,目标是不知道存不存在的厨房。


而岸边露伴现在正站在厨房的门口,手放在门把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顺便好好欺骗自己一把。不是,他才不会这么说服自己。纵使他刚刚给自己找了无数个理由想去看看在厨房做饭的仗助是什么样子。
仗助那个笨小子一定会把我的厨房搞炸天,我得在他这么干之前阻止他。
好的,于是这个看起来十分奇怪但是在他本人眼里完美到像是用自己新买的笔画出来的稿子一样的理由,把自己说服了。
开门之后却没有臆想中的宇宙大爆炸和核辐射。只有一个比他高大太多的男孩子站在灶台前哼着不知名的曲子——而且难听极了。
“为什么露伴你会出现在这里啊!”仗助被门打开的声音小小的惊到了,这个传说中的人物竟然找得到厨房。这个小伙子甚至想张张嘴好好嘲讽一下,虽然他觉得岸边露伴绝对是会做饭的。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东方仗助,闭嘴。”
也不知道露伴看出来了多少,被莫名骂了一顿的人只好无视那个快要把白眼翻到天灵盖上的屋子主人,忙活手里的工作。

“觉得怎么样!虽然也不是大师级的水准,但是我对我的厨艺还是有信心的说。”
“难吃。我都不知道我是在吃什么东西”岸边露伴只是把叉子拾起来,把叉到的东西放入口中,然后放下,最后做一个让东方仗助一脸不爽的评论。就能感受到人生的美好,那种一下子至少能画十几张稿子的美好。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人生产生了这种对于美好价值观的偏差,这不要紧,开心就好。
“可是露伴你把盘子里的都吃完了啊。”
“再多说一句话我就把你踢出家门”

热水澡总是能消除大部分疲惫,仗助用着露伴的毛巾有一下没一下的擦着自己的头发。运动衫湿漉漉的贴在自己身上,小腿挂着还未蒸发的水珠。向着客厅的沙发走去。那个本应该大声抱怨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自来熟的用着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挂在浴室门把手上面看起来就像是为仗助准备的毛巾的人,现在却沉沉睡去。
仗助放轻了脚步有点蹑手蹑脚的感觉向着沙发上看样子正在做着好梦的人走去。
说起来真是很老套,有句话叫做——平时看起来一副快要炸毛的猫,但是睡着了就像是安静的兔子。很幸运,露伴就是这样的人。
睡着了的露伴还是环臂有点气势汹汹的样子,至少他刚刚还睁着眼睛的时候是这个样子。睡着了的他有点可爱,东方仗助这么想。这个人不是他认识的露伴,像是陷入深睡眠样的均匀呼吸,胸口缓慢的起伏和平静的表情。
现在这个高中生蹲坐在地上双手捂脸努力的做着深呼吸,拼命抑制住自己的情绪在内心大喊着[啊啊……]什么的。
这种情况不能再这么淡定吧,这个未成年一遍一遍在脑内放映着自己将来可能会实行的举动,然后竟然认真的筛选。
他趴在柔软沙发的边缘,踌躇着又靠近一点,最后再自家恋人唇上落下一吻。这整个过程几乎耗尽了他所剩无几的体力一样,被自己惊到一屁股坐在地上。
再次抬头,两人目光对视。这是意料之外的事情,东方仗助不知道岸边露伴浅眠,或许压根他就没有睡着,更或许他只是在等他出丑。
最后一个被仗助否定掉了,因为沙发上的人依旧保持着“睡着”时动作,但脸已经红到耳根。

说的也是,已经没办法了。


“东方仗助,你特么再不带套,我就把你阉了”
“是!”
“我要睡觉,滚回你的沙发上去”
“哎,露伴老师这么残忍的吗”
“我数三个数,你要是还在这个床上……唔。”
“露伴你以为我是为什么会来这里啊,明明有亿泰家可以去。”
“……”
东方仗助被踢下了床。

;-)

后记:全场最佳——沙发。还有我实在是很懒。

评论(1)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