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空Sonntag

————咸鱼介绍——————

☆圈名源、顾喻卿。
围脖:源_days
咸鱼写手.
有cp洁癖,不严重。
吃bg比吃bl多一点
少女心严重。

{季更注意!!}

[太敦]课后补习

●好久不见
●第一次这么纠结的产出太敦粮,不好吃的话,抱歉。
●r15描写注意,你们也习惯了我的擦边球了吧hh
●你们看到我最后一句话。是的我想开车,但是我好懒啊……
祝食用愉快

☆*☆*☆*☆*☆*☆*☆*☆*☆

阳光微微发红透过窗子折射进宽阔的教室,撒在已经离去的值日生打扫得不怎么干净的地板上,镀上一层绯红。

教室里面仅仅坐着两个人,用着一种如果有人路过绝对会误会的姿势坐在一起,说是坐在一起那真是很形象。

中岛敦全身已经僵硬长达了15分钟吧,毕竟自己坐着的不是什么硬邦邦的木质凳子,而是坐在——太宰先生的大腿上。
身后方的人左手环住他的腰把他固定在自己怀里,一边用指尖划过纸面发出悦耳的“唰唰”声。
太宰先生的手真好看啊,这种不知名的想法充斥着少年的脑袋。指腹略过有些许粗糙的纸张,将他的注意力完全放在那只手上。
骨节分明,干净,白皙,修长,圆润的指甲。

“这个题,敦你的公式带错了,所以最后会算不出来……敦?”太宰治唤了一声怀里的人,却没有得到任何反应。
“你有在认真听吗?”黑发男子翻过手腕用指关节扣了扣桌面试图让这人回过神来。
“是!”一瞬间发呆的中岛敦意识到了自己目光不对劲,重新将思绪聚集在题目上面,一面遮掩自己的行为“有的……我有在听。”
“那敦你试试,自己去解?”明知故问。太宰先生干脆把手从桌子上撤下,把少年整个圈在怀中。
“太宰先生,请不要闹了……这样根本没有办法好好做题。”
“有吗?”被提问到的人装作出一副很惊讶的样子,将下颌靠在这个快要爆发的小老虎肩上。“敦抱起来软软的很让人安心呢。”
“请……适可而止”吐息喷洒在耳旁,后背紧贴着对方的胸口划出暧昧的曲线,想要挣脱却被更大的力气所干扰。被吃得死死的。
突然,自己后背的领子被拉开,罪魁祸首露出十分好看的笑容,在银发少年肩上留下一个浅浅的牙印。
后者耳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镀上一层粉红色,差一点点,差一点点就和阳光的颜色相媲美了。
“敦,你身上太香了吧。偷了某位小姐的香水吗?”嘴唇柔软的触感还残留在自己脖颈之上,侵犯者还依依不饶。含糊发问却不期待得到回答。
“不快点做出来吗?那个题,不赶快结束的话国木田老师生气可是很可怕的哦。”
“我倒是觉得现在这个姿势……被发现会更可怕。”中岛敦脑中极其混乱,断断续续只道出这一句话而已。
“所以要赶快做完啊。给你两分钟,做不完的话,我就再留一个吻痕好了。”
少年感觉自己的体温是不是又升高了几度,狡猾的黑发男子附在自己耳旁低语。他的气温充斥着鼻腔,刺激已经紧绷许久的神经。使得前者轻轻颤抖,然而他细小的动作都被身后的人尽收眼底。

“抓紧时间吧,做完了有奖励哦。”
敦甚至连笔都握不稳,太宰先生的动作一直在持续,咬痕吻痕水痕。他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分钟,应该很长一段时间罢。
自动笔在指尖滑落,中岛敦眼中已经朦上一层水汽。轻抿下唇不让自己发出奇怪的声音“做……做完了。”
“好孩子。”男人也停下动作抬起右手握住了怀中人的手腕。把他拉得侧过身子。
唇齿交叠,敦只得用左手推着太宰先生的胸口,还是无能为力。笨拙的亲吻,有时甚至牙齿会轻轻碰到,水渍声似乎被放大了无数倍。伴随银发男孩的呜咽和断断续续的喘息。感受接受,双方柔软的唇瓣与温柔。

—“敦,来做吧。”

评论(3)

热度(75)